荆门风情·居俗、民俗
上传时间:2015-02-02 16:28:40   浏览:3626



  •   荆门民居,非常讲究风水。屋场(即宅基)多背山面水,前有禾场,后有围墙,呈封闭型。门向一般为坐北朝南式,少数房屋受地形限制,采用东西向(向东、或向西)的。建筑要择黄道吉日、吉时开工,有偷梁、上梁习俗。偷梁,即偷大梁,大梁即中檩,民俗讲究不能买,只能偷。房屋建成后,亲友须贺乔迁之喜。

      据《荆门市志》记载,荆门民居一般为明三暗五的“撮箕口”或~进二重的“八大间”,其中以“八大间”最为普遍。“八大间”,指第一重三间,中间为厅屋,两边为耳房;第二重三间,中间为堂屋,两边为偏房;两重之间在“天井”左右各设厢房作磨房、粮草库、厨房和烤火房。富裕大户人家讲究一进二至五重,有二至四个天井。天井用刻花青砖铺砌,四周走廊相连,四角檐下各有雕花喷金漆柱子支撑,柱下用石磴垫底,俗称“金柱头”、“银石磴”。天井与厅屋之间无隔墙,系木质雕饰通花“隔门”相隔。厢房~般作为子女居室。堂屋正梁上挂有“吉星高照,,镶金大红匾(或红布帘),偏房分左大右小,一般作长辈卧室。

      民间建房都要经过选“坐向”、“择期”、“看时”、“破土”、“奉梁”等程序。修建房屋,首先要选择屋场测定门向,一般习惯是请阴阳先生选择。民俗认为,屋场好不好,不仅决定将来能不能发财升官,还决定将来能不能人丁兴旺,世代延祚。门向也很重要,如果是南北走向的岗岭,建在东坡的门朝东,建在西坡的门朝西,建在南端或中间的门朝南。如果是东西走向的岗岭,建在南坡的门朝南,建在岗岭北坡的门朝东或朝西。

      测定屋场、门向后,再请阴阳先生测定大门开门方向。但不管朝哪个方向开门,都不能是正向,无论如何要偏一点儿。据传,门是正向不能发财也不能发人,只有衙门、寺观、庙宇的门向才能是正南向。当然屋场好不好,全凭阴阳先生的解释、确定。平原湖区没有岗岭可选,但门向一定要选择好。

      其次要请阴阳先生选好“黄道吉日”,才能破土动工。建筑工程中,竖柱、上粱要设宴请客。一般流行偷树作屋梁,而且要偷能结籽的树,取意兴旺发达。有的偷树时,用红纸包钱放在树兜上,树兜用红布裹着,表示对树主的谢意。偷来的树不能放在地上,搁干后锯刨成梁。上梁时,用红布卷梁,鸣炮喝彩,丢点心粑粑饼子。上梁后,主人要宴请树主、泥工、木匠。

      再次,迁居须请客送礼。迁居又称“过屋”,亲友一般送对联、匾额,上书“莺迁乔木”、“凤宿高梧”等吉语以示祝贺。迁居时,要在旧屋厨房烧一锅开水,在新居厨房烧一锅开水,都要烧得热气腾腾,象征接上气,才能兴旺发达。建国后,择日建屋、偷树作梁等迷信活动明显减少,但“乔迁之喜”依然传承下来。

      据《京山县志》记载,建国前甚至改革开放前,京山民房,在丘陵、山区多为土木结构,以土砖、木檩、木椽、布瓦为主,有的地方打碴墙,又称“干打垒”。在山区,住房前后一般有围墙。在平原湖区,多以芦杆糊泥为壁,茅草盖顶,筑高台宅基,以防水患。

      京山民居建筑方位多为座北朝南,山、丘地区屋后多靠高螃、山岭,屋前有沟塘。形式房屋有“连三层”、“四井口”、“三合头”、“连三间”等种类。大门高厚而宽,外包铁皮,内安撑杠。房屋的进深多是3至4层,也有更多层的。房屋内部格局分堂屋、正房、厢房、耳房。堂屋为接待客人、设宴之处,正房供长辈居住,晚辈多住厢房。儿女婚娶时,父母让出正房,退居厢房。耳房多设厨房、牛栏、杂屋。山区还以耳房作烤火屋或柴屋。集镇房屋多为砖木结构的临街建筑,铺面房屋一般有可上可卸的“六开门”、“八开门”,有的建有可卸的窗户,有的筑有面墙。

      据《钟祥县志》记载,房屋结构主要有草木结构和瓦木结构两种,俗称草房和瓦屋。富者住瓦屋,平常人家住草房,赤贫者住茅棚。屋的格局有“五正五厅”、“三正三厅”、“三正一磨角”等。五正五厅,即前五间后五间,两边各两间,构成一个四合院。三正三厅,即前三间,后三间,两边各两间,构成一个四合院。这些大都是瓦屋。三正一磨角,即三间正房另加一间(或两间)磨角屋(用以推磨打米厨房用)。三正一磨角的有瓦屋,也有草屋。无论瓦屋或草屋,正屋后墙上一律不开窗户,传说做屋应该是“亮堂屋,黑房屋”。做屋偷梁,一般预先打听好附近人家有可以做大梁的树,选择在深夜去偷。等屋做起以后,再买厚礼给被偷的人送情,同时付树款,双方皆大欢喜。

      改革开放以前,新筑民居多沿袭旧式风格。以后,人民群众收入增加,建房式样简化,出现明二暗四、明三暗六、明四暗八等,其中以明三暗五(六)为多见,青砖红瓦,白灰粉墙,砖墙瓦盖。富裕人家大量模仿城市建筑,修建二层、三层别墅式房屋。前面或后面附建院落、厢房,保持着一定的传统。现在,习俗有改变的,如偷梁,择黄道吉日,也有不变的,如选屋场,测门向,上梁,贺乔迁之喜。

      “偷梁”与“上梁”:在荆门建房就有“偷梁”与“上梁”的习俗。建新房,墙砌好后,堂屋中间墙上要安放梁树,也叫“中梁”、“栋梁”。所谓偷梁,就是房主在筹备建房时就留心寻找梁树,而且是离家不远别人山上的树。梁树主要是杉树、松树,要选择生长在地质优良、人不去、牛不擦、狗不拉屎拉尿的地方的树。梁树要上下端直,粗细均匀,宁长勿短,并观察好回家的路线。偷梁在晚上进行,主人请几名身强力壮的亲朋好友,酒肉款待。夜深人静,带着锯子、斧头、砍刀等工具悄悄来到梁树处,一人四处了望放哨,其他人则迅速砍去树周围的荆棘,锯断梁树,砍掉树枝,抬起就跑。跑出里把路,主人将来时准备的三尺红布(也有用红绸子)或红纸封的银元或纸币,放在树蔸上,大体与树的价值相等,表示酬谢。然后鸣放小挂鞭炮,表示偷梁成功。也是给树主捎个信,暗示他来取钱。通情达理的树主听到鞭炮声,知道树被偷,彼此默契,一般不会追赶。梁树偷回来后不能放在地上,要搁在事先准备好的两个木马上,不能沾染污物,不准小孩骑,更不准狗靠树,鸡上跳。开光是木工掌墨师,站在旁边用斧砍,后用刨子刨,正面一头写木工、瓦工领班人名字,一头写年月日,中间画八卦图。

      做新房上梁是一家大事中的大事,特别讲究,非常隆重。先要择期,选出上梁的黄道吉日。请亲朋好友作客,客来必定送贺礼。请执笔先生写对联,文日:“上梁欣逢黄道日;竖柱恰遇紫微星”。用五尺红布或红绸子作梁衣,上面书写“吉星高照”,用红线系在梁中间,让人们抬头见布见字。红布的两头钉上一对铜钱。粱“请”到堂屋正中,搁在木马上,捉来一只公鸡用鸡冠血祭梁,以镇邪避凶。梁的两头牢牢拴好绳子,站在墙上的人慢慢向上拉,这叫“发”,不能喊拉。木工老师傅站在墙上,振振有词地念《上梁宝赞》:“日出东方,紫微高照,福星满堂……”等词。念完,梁放好。于是鞭炮齐鸣,敲锣打鼓,吹大号,将点心馒头、饼子从梁上往下甩,这叫“抛粮”。也有抛铜钱、缗钱的。众亲友齐声喝彩,抢饼子、抢钱,上梁达到高潮。稍后,请木、瓦工掌班师及梁树主人上座,满堂宾客入席,四大盘、六大碗,外加一蒸笼(猪肉),主人一一酌酒致谢,直至酒醉饭饱散席。上梁还有一些禁忌。例如,香椿不能作梁树,因为人们把香椿叫“龙树”,一龙压百蛇,东主上了香椿树梁,周围人家就要“倒霉”,即使是上了,别人也要强制拿下来。还有上梁这天,在亲戚朋友中与主人生庚相克的应回避,不要来,以防意外。

      附:《上梁歌》词云:

      日出东方,天地开张,天开黄道,紫微高照,福星上照,地顶正强。

      东君给我一宝瓶,平两莫打巧地城,上打雪花来接顶,下打枯树紧搬根,只可下地地盖天,只行东中看宝瓶。

      手拿一宝瓶,老君来炼成。前面长的恩歌咀,后面长的凤凰行。此瓶有何用处,瓶内装的堆花美酒。酒是何人所造,杜康造酒留名上,醉子三天才还阳。酒有啥用处,一好宾客待将,二好买田置庄,三好婚姻嫁娶,四好祭奠东京的中梁。

      一杯酒祭梁头,五百诸侯。二杯酒祭梁膘,荣华富贵。三杯酒祭梁巴,福禄天长。

      伏噫!天开黄道,紫微高照,东京择造,黄道吉日。造起万丈华堂,起造屋高,好打黄凉伞,起造文门高,好过状元郎。

      举人一对,秀才一双,前是双,后是双,金银财宝堆满仓。不讲此事,单讲此木根由,此木生在何方,长在何方,生在昆仑山,长在八宝岩前,八宝坡,八宝岩,八宝岩的长出来。上长凤枝绿叶,下长圣根一条。何人照守,日月星照守,何人抚养,雨露抚养,何人得知,何人得见,张郎得知,鲁班得见。鲁班打马山中游,慧眼瞧见此木,此木生来上有下,好做东京的中梁。喜童上山,将山看上三月,伐树四月,敲那五月龙行大水,飘飘荡荡,流在湖地大码头。

      有钱员外,腰带银两,路途遥遥,走进太行,先会经纪,后有客商,三人当面,写下文章。回得家来,请些好将,吆吆喝喝,抬来禾场。木马一对,好似凤凰。先请鲁班,后接张郎。张郎拿起锯来锯,鲁班拿起尺来量,不长不短,好做中梁。大锯锯来恩歌斗,小锯锯来凤凰音。大刨子刨来小刨子光,墨斗曲尺在中堂。

      东主赐我一只鸡,身穿五色绒毛衣,两手托凤凰,鲜血往下淌。中梁点了鸡血酒,子子孙孙发达有,一点点梁头,子孙封王侯。二点点梁膘,子孙后代扶金朝。三点点梁尾,墨堆金玉积。脚踏云梯步步高,双手托梁摘仙桃,鲁班宗师来在此,正是上梁时。

      先升东,子孙在朝中,后升西,子孙后代穿朝衣。双手托梁,紫微照,左手生贵}子,右手拉状元。

      一朵荷花遍地开,八仙托起主梁来,主梁头上七个字,状元榜眼探花郎。

      梁头举得高,好戴乌纱帽,梁尾举得高,好穿紫龙袍。丽头纱帽一路戴,麒麟送子一路来,纱帽落金口,子子孙孙封王侯。斧头一下两头响,轻匕落下紫金梁。快打三下生贵子,慢打三下中状元。

      主梁落位,万代富贵,金玉满堂,麒趾吉祥。拜礼已毕,万事顺遂,魁壁联辉。恭喜,恭喜。

      东主赐我一段绸,挂在黄龙背后,左搭左国老,右搭右臣相,七月耕,八月光,九月就把麦子种上,十冬腊月土里衰,正二三月长起来。年年有个立夏节,割了大麦割小麦。镰刀好是月弓样,冲担本是两头尖,捆的草头如公样,一直担到那禾场。石磙打来木板扬,晒干扬净好人仓。

      淘清水,晒太阳,东主送人到机坊,推的粉子白如霜,做的粑子的罗样,付与老师祭栋梁。众位亲朋都消开,等我斧头落下来。发锉一响天门开,日月星斗年年在。讲福音,福如东海,讲寿音,寿比南山,讲子者百子千孙,讲富者荣华富贵。

      夫妻坐梁口,对月饮美酒。多亏恩情有,一杯解千愁。

      元帅守三关,军乐民也安。保安中国好江山,名声天下传。

      宫主武艺好,师傅赠你得八宝。西番谢旗功不小,名声也很高。

      推开窗户望,观了好气象。天气明星闪闪亮,七星立东方。东方来观起,夫妻好欢喜。七星立在天空里,角元底房星尾箕。南方星斗移,七星摆得齐。阵比金凤好天气,斗牛女虚为室。西方天气晴,里边摆七星,奎楼胃卯必嘴参,照花人眼睛。北斗观全景,七星天空好风光。井鬼柳星张义振,二十八宿召天廷。

      此木听我言,要发东家十全,一发独占鳌头,二两朵金花,三三元及第,四四季发财,五子登科,六合同春,七星高照,八宝黄良伞,九根金玉带,十全富贵。

      附:荆门民俗

      一、《荆门州志》(清·舒成龙)

      叙日:古者命大史陈诗以观民风,命市纳贾以观民好恶。说者谓十五国有风,而楚无风。非无风也,筚路篮缕,可想其朴;惟善为宝,可想其正。周召化被江汉,风俗可概见乎!

      荆门俗尚缁黄,自宋陆九渊知军事,讲《洪范·敛福锡民》,以代上元醮事,民气翕然丕变。明成化间,知州阴子淑兴学校,辟异端,举行冠、婚、丧祭礼,讲论为善获福之报,风俗一新。迨后兵燹相寻,谋生不足,遑言礼让乎!方民气和乐,上理可期,韩子云:风俗与化移易,是责在长人者。


     



      《风俗记》日:荆门皆窳偷生,而忘聚积;不忧冻馁,亦无干金之家。

      《图经》云:男勤耕耨,女勤桑麻。《隋书》云:荆俗率敬鬼,尤重祠祀,屈原为制《九歌》。由此旧府志云:荆门颇知礼义,冠带旁午,士习谨厚,一二世家修家谱,建宗祠,有古遗风。府志云:荆门俗尚缁黄,自陆九渊知军事,风俗丕变,人淳讼简,俗化蚕桑、以耕渔为业。《通志》云:江汉被西岐之化,筚路开南国之风,其风气之淳朴可知也。史称其民喜巫鬼,尚淫}巳,盖其风至今犹有存者。夫元公倡道,二程诞降,非楚地与?朱子、南轩,宦游讲学,非楚地与?赵复人北方,而鲁斋诸人,始闻有道学;得其书而读之,则跻楚于邹鲁不难也。而缀文者咸沾沾于荆楚,岁时大堤歌曲,岂有当于化民成俗之意哉!

      州民每逢元旦,先期扫堂庭,换桃符,门厅饰对联、字画,五鼓设香烛,陈果饼、酒馔,礼拜上下神祗。序拜尊长毕,谒各庙,拜族戚、乡邻,谓之贺岁。男子卜吉方出行。初三日烧门神纸。上九、十五早起,燃灯烛、焚香楮、拜家神。上元交餽汤圆,同庆元宵。各家张灯燃火树,扎龙灯,讴歌游赏。上元前后,童子就塾师。

      二月二日,土地神诞。先夜灯烛、鼓乐、扮戏庆贺。临期拜祝,食寿细,饮福酒,女不游春,男不踏青。

      花朝,纳采问名,多以是日为吉。移树结花果,从此农夫举趾,蚕女始事纺杼。咿轧之声,与书馆雒诵声相答,丙夜方息。

      二月上戊日为社会,以祭社祈谷,园畦播种,田丘铺泥。

      三月清明,各家祀先扫墓,幡标冢上,农家种秧。

      四月内,乡民收麦、栽秧。赛社神,纸为龙船,巡行阡陌。旗标田中;防治虫蛊。昼夜农忙,闲人稀少。

      端午,取菖蒲、艾叶悬于门,切菖蒲,合雄黄,和酒饮之,以解邪毒。龙船竞渡,包角黍。祀三闾大夫。沿街鼓响,插青门前。乡间耘耨旱田,灌溉水稻,惟恐失时。

      六月六日,商贾祀杨四将军。曝衣晒书。汲水造酱。麦粟粮种,晴晒冷收。

      七夕,妇女陈瓜果乞巧。中元前,设牲醴、庶馐祭先祖,烧袱钱。若新亡人,则初一日祭接,每日供祀;初七日祭送。从此收稻种蔬。

      中秋,交馈西瓜、月饼,是夜祀月。设九秋盘肴,玩赏观灯。多于节前报婚期。从此纺织、染造、制衣。

      重九,士民登高眺赏,泛茱萸酒饮之。各乡村还愿以报方社、田祖之神。城隍聂公重阳诞辰,士民会庆,供祭成礼。相率以此月造酒为最。菜麦播种完全。柴草刈刺备用。

      十月初一日,乡城登新墓,或享宗祠。农家放牛羊不禁。

      冬至,各贺冬。整治屋宇。纺织贸易。以供酬应。

      十二月二十四日,朝拂屋尘,夜祀灶。交馈节仪,比闯请年。

      除夕,各家具牲醴祀神,以酒馔礼其先。阖家老少,荤酒团年。

      是夜守岁。锣鼓、爆竹声不绝。邻里交相辞年。次晨,拜贺节酒三杯,尊尊长长,尽礼申情。

      二、《郢中风俗》(清·樊国楷)


    元旦


      懿彼元日,普天庆止。盛服待日,日维敬止。既祝既祷,皇天我佑。行香熒熒,阶之左右。青青松柏,悬之在梁。纸以覆之,载赤载黄。旭日未明,兽环之声。跻彼高堂,拜揖而行。


    灯节


      月明元宵,号之小年。笙歌不息,高灯万千。年岁何如,质之紫姑。儿女喁喁,两手持扶。长桥短桥,行路遥遥。问胡为者,日不病腰。童子夜半,母命之宿。来日早起,往归村塾。


    社日


      万物发生,社公是凭。勿谓神小,焚香铺灯。酹金设坛,一竿半竿。悛余分惠,卷切龙蟠。有客歌唱,声达汉滨。曲高和寡,白雪阳春。南山有樠,北园有椒。宾既醉止,其乐陶陶。


    清明


      清明拜扫,日朝先祖。纸钱焌火,杂以锣鼓。或坐骏马,或乘官轿。便衣不改,省却靴帽。亦有大族,峨峨礼堂,延请茂才,蓝衫赞襄。祭田祖遗,子孙世守,美酒佳肴,一家八田。


    午节


      时维端午,龙舟竞渡。吊屈灵均,先生何处。西城之隅,丹榴一株。花兆科名,不爽锱铢。艾虎系臂,雄黄洒地,兼购蒲剑,驱逐厉气。塾师具餐,门人济济。夕阳西坠,狂饮未已。


    七夕


      今夕何夕,双星在户。悄无人声,蛙声两了。既曝我书,又曝我衣。笑彼南阮,犊鼻一挥。书阁洞开,珠帘高敞。乞巧天孙,随俗俯仰。有月如钩,有云如带。安排战场,蟋蟀大会。


    中元


      纸角金袋,中元所需。迎祖敬祖,送祖于途。山巅水涯,人影如麻。灯放盒子,衣化河沙。木兰求母,兰盆倒悬。发菩提心,广结善缘。更撞洪钟,日为幽冥。东坡说鬼,妄言妄听。


    中秋


      中秋夜月,分外光明。水晶供养,一更二更。落叶满阶,奇花未胎。东鼓琅琅,人送秋来。重进社祠,弥殷感戴。向也春祈,今也秋赛。漏尽香残。寂寂无(华),痴情富贵,坐守月华。


    重九


      重阳节近,风雨满城。适逢九日,云散天晴。东门之东,有山名龙。帽缨牢牢,不畏西风。秋粮毕纳,题糕赌韵。催租无人,何由败兴。岁逢大比,引领南望。电音报捷,惊喜欲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