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将邀请安保人员策展
上传时间:2021-09-23 16:49: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117





  •   马克斯·贝克曼作品《贝壳与静物》 ,“守护艺术”展展出作品之一。


      大多数博物馆中,安保人员往往承担着艺术展览的巡查工作。在2022年,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安保人员将有权决定观众能够观赏到的展品。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宣布将在2022年举办“守护艺术(Guarding the Art)”展,该展将完全由其安保队伍中的17名安保人员策划。


      该展预计将于2022年3月27日至7月10日展出,每位参与的安保人员将从博物馆藏品中挑选出一件展品,这是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首次从员工发展计划的角度出发举办的展览。


      作为客座策展研究员,这些安保人员将与该馆全体员工一起挑选展品,并从时代、作品体裁、文化以及媒介方面诠释作品,正如馆长所承诺的那样,将为观众提供欣赏展品独特的“人本视角”。


      除此之外,举办团队还将与知名艺术史学家,策展研究员洛厄里·斯托克斯·西姆斯(Lowery Stokes Sims)合作。洛厄里·斯托克斯·西姆斯一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哈莱姆工作室博物馆、纽约艺术设计博物馆(The Museum of Arts and Design)工作,多次担任客座策展研究员和举办讲座。在这次展览中,她将为博物馆提供顾问服务,为客座策展研究员提供指导,并促进他们的职业发展。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馆长克里斯托弗·贝德福德(Christopher Bedford)公开表示:“我们的安保人员接触展览和展品的时间比其他工作人员更长。他们的眼光、洞察力以及他们与展品和参观者的日常互动都将使得‘守卫艺术’展览将为观众提供无与伦比的绝妙体验。”


      今年年初,阿斯玛·奈姆,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职员埃迪·C( Eddie C),和首席策展人C·西尔维亚·布朗共同构想了“守卫艺术”展。当时他们正与博物馆受托人艾米·埃利亚斯讨论如何让博物馆变得更多元、更包容、更具代表性。


      让安保人员策划一个展览,把他们对博物馆藏品的看法传达给公众,安保人员是否对此感兴趣?随后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在安保人员中展开了调查,以了解他们对于举办展览的兴趣。


      参与此次策展活动的安保人员分别是:特雷西·阿查贝尔·弗雷德里克、杰斯·比瑟、本·比约克、里卡多·卡斯特罗、梅丽莎·克拉辛、布雷·克里克、亚历克斯·迪肯、凯伦·约翰逊、迈克尔·琼斯、罗布·肯普顿、克里斯·库、亚历克斯·雷、多米尼克·马拉里、德里克·曼格斯、萨拉·鲁阿克、琼·史密斯和伊丽莎白·坦斯利。该团队成员拥有多元的知识背景且兴趣广泛,他们既是安保人员,也是艺术家、厨师、音乐家、学者和作家。


      伊丽莎白公开表示:“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收藏比展厅里展出的展品要多得多,能够拥有举办展览并挖掘幕后故事的亲身经历真是太让人激动了。这让我重新认识了博物馆的工作方式以及博物馆的故事。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我们选好的展品了。”


      客座策展研究员正与博物馆的藏品研究部、设计部、教育部、文物保护部及市场部的员工们共同合作策划展览。在西姆斯的指导下,该团队正在进行实物研究,确定展览范围,参与安装设计,开发教育材料,制作目录,制定观众参观路线以及其他公共项目。


      一些博物馆顶级策展研究人员也参与了该展,如奈姆、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装饰艺术与美国绘画与雕塑方面策展助理莎拉·秋、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总策展人助理凯蒂·库克。


      每位策展研究员都将获得了珍珠岩家庭基金会(Pearlstone Family Foundation)为其直接提供的补偿金,作为他们为该展花费时间的补偿。该展览还收到了其他人的赞助,包括哈丽特·安妮、杰弗里·勒格姆、克沃玛·韦伯、凯瑟琳·布拉德利、大卫、伊丽莎白·赫尔维茨、米歇尔·谢尔曼及嘉莉·蒂凡多。


      馆长介绍,虽然展览目前还在起步阶段,策展研究员们已经开始根据他们的安保工作经历挑选对他们有意义的重要展品了。


      目前挑选出来的展品有托马斯·拉克尔(Thomas Ruckle)的《弗雷德里克·克里之家》(The House of Frederick Crey)(1830-1835),该画作展现了巴尔的弗农山社区的早期面貌,以及马克斯·贝克曼为其妻子玛蒂尔德,一名小提琴家及歌手所作的肖像画,《贝壳与静物》(Still Life with Large Shell)(1939)。


      亚历克斯·雷选择了温斯洛·霍默(Winslow Homer)的作品《等待答案》(Waiting an Answer)(1872),他说:“当你没有被引人注目的华丽作品吸引,停下脚步,你才可能注意到霍默的作品。这幅画描绘的是陷入等待的人们吸引了其他驻足的人,这反映了安保人员的经历,他们的工作大多时候都需要等待。”


      几位客座策展研究员对涉及社会公正、危机时期的复原力和环境方面的作品表示了兴趣。例如,一位安保人员希望看到更多少数群体的艺术家的作品,于是他选择了一位来自哥伦比亚金巴亚文明的男性坐像(公元6至10世纪)。


      基于安保人员与参观者的交流,以及他们之前工作的经历,他们选择了埃米尔·安托万·布尔代尔(Emile Antoine Bourdelle)的《美杜莎之首》(门环)(Head of Medusa (Door Knocker) )(1925年)、杰里米·奥尔登(Jeremy Alden)的《50打》(50 Dozen)(2005/2008年)和萨姆·吉利安(Sam Gilliam)的《蓝边》(Blue Edge)(1971年)等作品。


      西姆斯说:“很荣幸能与安保人员一道策划这个富于创新、具有开创性的展览,它向整个艺术界传达了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即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致力于展示多样化的声音,以扩展我们对藏品中熟悉的艺术作品的体验。安保人员与他们守护的艺术品的关系以及他们与参观者的互动交流为该项目奠定了基础。”


      本文作者爱德华·甘茨(Ed Gunts)是当地自由撰稿人,曾任《巴尔的摩太阳报》建筑评论家。

    (周雨馨 译自baltimorefishbow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