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博物馆联盟举办“数字化准备与疫情后的适应措施”网络研讨会
上传时间:2021-08-20 11:08: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58





  •   2021年2月10日,美国博物馆联盟联合约翰·S.奈特基金会共同举办了一场题为“数字化准备与疫情后的适应措施”的网络研讨会。


      本次网络研讨会由博物馆未来中心主任伊丽莎白·梅里特(Elizabeth Merritt)主持。嘉宾包括奈特基金会艺术副总裁维多利亚·罗杰斯(Victoria Rogers),奈特基金会学习与影响部主管埃维特·亚历山大(Evette Alexander),以及斯蒂勒管理咨询公司(Stimler Advantage)总裁兼巴尔博亚公园在线合作项目的咨询执行顾问尼尔·斯蒂勒(Neal Stimler)。


      嘉宾们就“博物馆数字化准备与创新”的实地研究项目展开了讨论,该项目由奈特基金会赞助,HG&Co公司与美国博物馆联盟合作开展。他们还引用了奈特基金会支持的报告《数字化转型:博物馆数字化工作人员资助评估》,以及巴尔博亚公园在线合作组织发布的 《美术馆、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动态可持续发展平台》白皮书。


      会议中,奈特基金会的新任艺术高级主管科文·史密斯和小组成员尼尔·斯蒂勒一起回答了与会者提出的问题。


      Q1:对于那些无法负担数字员工(无论是信息技术,还是其他领域)的小型博物馆,我们能够利用哪些资源来准确评估我们的“技术债务”,并为建设更强大的基础设施做准备呢?(注:技术债务是指由于延迟、推迟或忽视关键软件、硬件和培训的更新和实施而产生的债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累积的技术债务将会阻碍技术业务的持续发展。)


      尼尔·斯蒂勒:微软图书馆和博物馆业务战略主管凯瑟琳·迪瓦恩为图书馆和博物馆提供了一种转型评估工具。这个工具“使图书馆和博物馆能够自我评估其数字化转型进程、目标进展情况以及实现这些目标所需要考虑的策略。”从凯瑟琳·迪瓦恩在领英发布的文章中可以了解更多信息。


      此外,顾问也可以帮助机构确定其数字化转型,并指导机构完成转型任务的关键工作。在美国博物馆联盟的博物馆市场也许能够找到可以为你提供帮助的顾问公司。


      科文·史密斯:除了尼尔提到的资源,我还想介绍一下我们自己的《博物馆中的数字准备和创新》报告,其中包含一个成熟度矩阵,它可以帮助机构评估自身的技术债务水平。我还建议大家去看看博物馆学习中心,它由美国博物馆与图书馆管理局资助,由六个美国区域博物馆协会运营。那里有很多实用的培训资源和工具,可以帮助机构提高技术娴熟度,解决技术债务问题。虽然不是专门针对某个领域,TechSoup还为非营利组织提供了旨在解决数字素养和规划的有用培训。


      Q2:您认为跨博物馆的合作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增加单个博物馆的数字能力? 比如分享经验、工具,甚至是职位。


      柯文·史密斯:像奈特基金会等资助者可能会定期召集受资助者,这样资助项目的参与者就可以互相分享他们的经验和成果,就像我们在博物馆人员资助项目“艺术+技术”中,对研究员和参与者所做的那样。在一些情况下,即使我们的资助已经结束,这些小组的成员仍然保持联系,我们始终希望这些小组能够发展长期的合作。


      然而,不幸的是,业务合作并不像人们所希望的那样普遍。除了像“美国艺术合作组织”这样以财团为基础的研究项目,没有多少机构通过合作来提高能力的例子。鉴于在新冠疫情期间,公众对博物馆数字内容的需求大幅增加,因此,这种合作的事例可能会越来越多。在鼓励这类合作方面,大型成员组织可以发挥作用。密歇根州东南部的文化资源重新授权计划,以及前面提到的博物馆学习中心,都是组织如何发挥潜在作用的成功案例。


      尼尔·斯蒂勒:位于加州圣地亚哥的巴尔博亚公园在线协作项目就是博物馆组织利用共享服务支持数字能力的案例。在美国,除了一些拥有多个分馆的政府和私人博物馆外,大多数博物馆都是独立的非营利性机构,彼此间争夺观众的注意力、时间和金钱。博物馆的未来还面临着许多挑战。博物馆若要保持长期的自我可持续发展和相关性就需要更新商业模式。


      私人营利性博物馆、实验中心、电子游戏、增强现实、混合现实、虚拟现实和网站都是基于市场的平台,他们通过数字优先或混合方法使其更容易接近、更容易消费、更容易与观众产生联系。看到区域或专题博物馆聚集在一起形成新的商业实体,他们彼此间共享资源,明智地使用上述技术,以实现其使命和客户体验,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我很高兴能够与商业伙伴们和机构一起为这个行业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


      Q3:大多数关于数字战略和实施的决策是在机构内部做出的,还是在机构外部寻求(同行、合作伙伴、顾问)的指导?


      柯文·史密斯:在我们所做的研究和与我们合作的受助者中,我们看到了这两种方法的结合。一些机构很幸运,有一个或多个信息岗位的员工,博物馆领导层经常会向这些岗位的人寻求如何或是否展开数字工作的建议,然而拥有专门数字职位的机构只是例外,而非惯例。在这种情况下,博物馆的负责人通常会向同行机构寻求建议或指导,有时也会向他们相关的资助人寻求帮助。这些同行或资助者可能会建议合适的顾问与该机构开展合作。就奈特而言,我们通常会为机构推荐具有广泛技术技能和专业领域知识(这里是指在博物馆工作的直接经验)的一个或多个顾问。


      尼尔·斯蒂勒:博物馆专业人员在探索数字化战略时应该使用各种资源。在线活动、出版物和研讨会是获取信息的好地方,这些信息可以为您的组织发展历程提供一个初始框架,或加深您对感兴趣的特定领域的了解。根据组织的规模,您可能拥有一个全部由内部人员构成的数字团队、一个跨组织的数字工作组、签约代理机构或定期与外部顾问合作。同行的网络系统,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同专业协会一样,都可以通过学院的支持在处理数字化准备工作中发挥作用。关键是要知道如何在适当的时间和深度上优化和利用这一资源生态系统。


      想要了解何时需要顾问来帮助你的组织或制定数字战略需求极富挑战。项目时间表提供了一些让顾问参与进来的最佳时机。顾问们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面向未来的能力,可以帮助组织在计划开始时通过倾听和展望工作来确定方向,从而将项目团队凝聚在一起。顾问可以成为机构董事会、执行人员和员工之间的桥梁。通过顾问帮助内部团队发现和探索该领域的当前状态、新趋势或在行业内外获得的经验教训,并跳出他们正常的工作习惯和流程进行思考,这一点尤其有益。这些都是顾问支持的战略性应用。


      顾问的专业知识也可以更有策略地用于帮助一个组织作为实践合作者在给定的时间内解决特定的工作流、技术或服务问题。在这些场景中,一些经验丰富的外部人员和支援可以帮助建设对组织需求以及重要的客户有利的解决方案。例如,您可能会聘请顾问来交付用于藏品管理、客户关系管理、会员或票务系统的软件迁移项目。


      有了顾问,组织需要为获得专业知识和支持而支付额外的费用。组织本身也需要承担责任,以确保在聘请顾问时实现所期望的结果。与顾问一起工作时,你和你的同事应该做好准备,要投入大量的时间、人力资本和资源去工作并取得成功。当你已经决定进入下一个阶段并准备继续工作时,打电话给顾问。


      Q4:你们对增强现实(AR)有什么看法?


      尼尔·斯蒂勒:伊丽莎白·梅里特和我一直在探索增强现实(AR)及其他体验技术。2015年,我们与GuidiGo合作,在美国博物馆联盟展览馆为与会者提供谷歌眼镜体验。增强现实技术和新应用在手持设备和移动环境中持续增长,为大量消费者提供了方便。


      增强现实体验的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在2018年,摩根图书馆与GuidiGo和MediaCombo合作,在其位于纽约麦迪逊大道的建筑上进行了一次增强现实之旅。这次活动通过数字音频、图像、动画与这座建筑的实时空间体验相结合,给威严的图书馆带来了新的背景和视角。有一段视频记录了这次增强现实的内容,目前保存在摩根图书馆。


      2019年,我与查理·芬克合作撰写了一份关于博物馆中AR应用的调查,收录在他的《融合》一书中。有了谷歌的ARCore和苹果的ARKit,各类机构可以更容易地制作带有增强现实功能的内容。谷歌艺术与文化与Sketchfab是提供增强现实体验的两个主要平台。2021年,在增强现实领域与文化机构合作举办的著名活动有Verizon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联系推出的“大都会无限游”(The Met unframe),以及Snapchat与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在“不朽视角”上的合作。


      越来越多的机构提供的开放资源支持商业再利用及国际适用法律条款,比如“知识共享零点公共领域”,同时,随着3D模型的可用性不断提高,博物馆通过与企业合作,并利用世界各地的主流技术,让越来越多的新观众了解了博物馆的内容。


      从谷歌智能眼镜开始,平视显示系统体验已经发展到新的应用和行业。微软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Microsoft Hololens)是一项强大的技术,已经参与并塑造了博物馆的沉浸式新体验,比如它的圣米歇尔山模型。随着混合现实等新概念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玩家获得了更广泛的数字体验,并进入了更多样化的市场。


      我欣赏并密切关注的两位思想领袖查理•芬克(Charlie Fink)和凯茜•哈克(Cathy Hackl)已经明确表示,我们沉浸式技术现实的下一个阶段是元宇宙(Metaverse),“未来的互联网迭代将由一个持久共享的3D虚拟空间链接到已知的虚拟宇宙,”哈克写道,“元宇宙是一个持续存在的数字现实,由大量的信息和活动组成,即使你不在那里,也会固定在你所处的位置。”哈克预言:“我们生活的物理世界将会变成可被机器读取、可点击、可搜索的世界。将会出现新的界面以及新的方法进行导航和创建内容。我们将为数字自我和我们周围的数字世界创造新的词汇,甚至新的架构。”元宇宙将推动包括博物馆在内的所有行业产生新的传播、新的内容和营销策略。


      增强现实以及其他即将到来的沉浸式技术的成功,取决于博物馆本身是否认真地投入进来,并采用系统化的方法对其馆藏、项目和服务进行数字化。也就是说,今天任何一家博物馆都可以朝着数字化的方向发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和持续的公共卫生安全危机表明,博物馆的数字转型非常紧迫,需要立即将机构的专业知识与资源投入到快速可持续发展的数字化之中。在新兴的元宇宙中,将为您的观众提供更容易获得的体验,并带来可衡量的和更高性能的影响。


      柯文·史密斯:增强现实无疑是博物馆的一个潜在增长领域。2018年,当奈特基金会公开征集艺术和技术方面的创意时,我们收到的近四分之一的应用都是增强现实或虚拟现实。我们因此资助了几个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项目,最著名的是底特律艺术学院的Lumin项目,最近我们还资助了五个混合现实项目。对于博物馆来说,增强现实技术有着巨大的前景,尤其是考虑到可及性和翻译问题时。


      同时,博物馆搭建增强现实体验平台受制于市场力量。这可能意味着,博物馆精心打造的增强现实体验可能会在底层平台发生变化或完全停用时崩溃,就像2018年谷歌终止Tango项目时发生的那样。我希望这不会成为一个大问题,目前AR已经写入手机操作系统本身(iOS上的ARKit和Android上的ARCore),但与任何依赖于第三方技术的博物馆体验一样,这仍然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风险。

      (徐天竹 译自美国博物馆联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