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博协主席发表2020年终致辞
上传时间:2021-01-20 10:26: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78



  • 莎伦•希尔(Sharon Heal)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2020是糟糕的一年。这一年,对于我们所有人、所有社区、所有博物馆、乃至整个社会都是一大挑战。前景如此黯淡,几乎看不到一丝希望——关闭、重新开放、再次关闭...如此循环,让人精疲力竭,却还没有结束。


      然而,看到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们团结互助,直面挑战,又是那么令人鼓舞振奋。沮丧愤怒时,我们会并肩而站,相互支持,通过新的在线平台交流,分享一些技巧诀窍,进行知识竞赛,一起嘲笑虚拟社交的尴尬。


      疫情期间,英国博物馆协会一直致力于为英国各地的博物馆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尽可能地提供所需的劳动力、内容和资金。还举办了线上的培训指导和研讨会,从博物馆和种族主义到老年人智慧,内容囊括方方面面。


      希望在节日期间,大家都能有机会停下脚步,反思自省,明年继续再接再厉。


      先前我们可能没有充分意识到,博物馆是因人而存在。但今年的疫情让我们明白,博物馆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志愿者、理事、自由职业者,每一个人,当然还有我们的社区。


      这段时间,我们所有人都在身不由已的情况下,或面对或决策,未来还会经历更多的艰难选择,但是理解我们因何而在,现在能做什么,未来有何潜力,是我们度过这场危机的唯一路径。


      当然,动摇既有世界观的不仅仅是新冠肺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也在全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我们必须兑现今年夏天做出的反种族主义承诺。


      气候危机也并未走远。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明年在格拉斯哥举行,博物馆身份特殊,可以充分利用藏品和场地,与当地社区进行合作。


      道德准则是我们价值体系的一部分。新冠疫情抛出了许多道德问题,比如谁能够获得我们的线上服务,我们如何为数字化时代中的弱势群体提供支持。我们还需要思考如何以审慎尊重的态度,让社区振作,恢复如初。


      在今年的一次成员会议上,我曾问过一个问题,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支持你们——其中一个回答是“你们能为我们带来希望”。


      但是,当航行于异常汹涌的海域时,希望从何而来?


      希望可以来自我们的藏品——今年夏天我只看过几场展览,其中一场是帝国战争博物馆的难民展。展览包括三个部分,被迫逃离,营地生活以及面对打开的门。展览将严谨的学术研究、展品、故事及沉浸式体验,突破性地组合在一起。人们只有在博物馆才能体会到如此沉重深刻的感受。


      希望可以来自我们于风雪摇曳处给您的一丝慰藉。夏末时节,我参观了圣法根国家历史博物馆,穿过树林与员工交谈时,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和听到,那些美好场景对他们和观众产生的影响。


      希望可以来自危急情境下的一举一动。疫情封锁期间,无家可归博物馆(Museum of Homelessness)将工作重心转至为有需要的人提供热饭热菜,还发起运动,推动政府改善相关政策,在充满不确定性的黑暗日子里,宛如灯塔,照亮前方。


      希望还可以来自我们为社区奉献的每一份力量。利兹撒克里医学博物馆(Thackray Medical Museum)的工作人员在完成基本建设项目后,一直希望能够重新开放博物馆,但因疫情封锁和变幻莫测的分级制度多次受阻。这座辉煌的博物馆,位于利兹受疫情重创的地区。上周,终于以疫苗接种中心的身份重新开业。


      对于我来说,这些就是希望的定义。

    (罗雪 译自英国博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