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博物馆学课程如何适应疫情
上传时间:2020-11-24 10:52: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80



  • 曼彻斯特美术馆的3D摄像机扫描仪,用于曼彻斯特大学美术馆与博物馆学以及遗产研究文学硕士课程教学。



      英国一些大学在新冠肺炎期间面临了各种困难,但在阿尔斯特大学攻读文化遗产与博物馆学文学硕士学位的人数并未受此影响。主管该课程的伊丽莎白•克鲁克(Elizabeth Crooke)表示,今年总共招收了17名来自英国和爱尔兰的学生,这一数据比平时高出约20%。


      其他类似课程都出现了这种情况,即学生人数保持稳定或有所增长。虽然现在持续性的限制使大家重新认识了面对面互动的好处,但同时也激发出永久性影响课程教学方式的新式学习方法,并且这种学习方法极具创造性。


      阿尔斯特大学的课程主要授课点在其贝尔法斯特校区,但目前攻读该课程的学生并没有住在学生宿舍。阿尔斯特大学决定,春季大部分课程的所有教学都将在线上进行,至少持续到一月,即第一学期末。


      发展趋势加速


      目前,该课程基于提前录制好的视频讲座、书面资源以及网络研讨会,设置阅读以及学习任务(近期的一项任务是,学生需从户外遗产踪迹中找到各类主题,然后举办主题座谈会)。另一项重要的任务是在线上平台进行讨论,学生可以在线上平台讨论讲座内容、分享看法并且上传图片。


      无论是在借书还是在提交书面任务方面,此次疫情加速了早就运行良好的数字化学习趋势。阿尔斯特大学开设博物馆实践与管理非全日制研究生远程学习课程长达14年,如今所采纳的方式正是基于过去的经验,该专业学生人数今年也增加了。克鲁克表示,线上教育有一定优势:讲座是提前录制好的,意味着学生可以回放讲座内容,线上讨论平台可以给学生留出更多的时间进行思辨性反思。


      她认为,创造一个视频来解释这个计划,清楚地了解申请者的期望,有助于让学生在目前形势下为这个课程“做好100%的准备”,“我们已经坦率地表示这学期将不会进行线下教学。”


      曼彻斯特大学文化实践研究院提供了美术馆与博物馆学以及遗产研究文学硕士课程,其院长科斯塔斯•阿万提蒂斯(Kostas Arvanitis)说道:“文化实践研究院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教学方式。2020-2021学年的第一学期,也有可能是整学年,学校将主要进行线上授课,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也会兼有一些线下课程。我们设计了课程模块,这些课程仅在线上授课或是在研讨会、博物馆参观或工作坊等面对面场合下授课。”

     

      该研究院加大了软件使用,促进交互式线上学习,软件包括学生和讲师可以添加注释的预录讲座、线上研讨会、一块虚拟协作公告板以及一块在线白板等。目的在于讲师通过坚持使用这些技术,为学生提供“同质化学习体验”。



    阿尔斯特大学博物馆学课程数比平时高出20%。



      虚拟参观


      该研究院还用3D摄像机扫描录入了一些当地博物馆内部环境,由此学生可以虚拟地参观他们通常期望亲自体验的展览,这也是他们学习课程的一部分。正如其他在线工具一样,这并非是一种全新的概念,但强调身体互动及在线互动的趋势已经有所改变,阿万提蒂斯说道:“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前,人们可能会说线上参观只是实体参观的补充。现在情况大概发生了逆转。”


      根据英国教育部指导原则,当前需要封锁大学校园,不能开设线下课程,但是教育部门也会定期审查这项限制。阿万提蒂斯表示,虽然部分学生在疫情之前就申请了线下课程,但是第一学期将主要是线上课程,学校将会和所有申请者保持密切联络,一旦校内可以开设线下课程,将及时通知大家。


      曼彻斯特市已进入三级封锁状态,曼彻斯特大学校园部分区域仍将保持开放,但是仅可选择在线授课。然而,申请人数并未因此减少,申请美术馆与博物馆学课程人数增长约25%至55%,创历史新高。部分申请学生并不住在曼彻斯特。


      在圣安德鲁斯大学博物馆与美术馆专业攻读文学硕士学位的人数保持稳定,其博物馆学系主任艾格尼丝•博斯(Agnes Bos)表示,今年申请人数比往年同期要多。本学年伊始,学校和城市受疫情影响而封锁,因此该校所有课程都转至线上教学,但现在使用的是双授课模式,即线上教学和小规模面对面教学结合的授课模式,面对面教学模式向可以参加的学生开放。


      博斯表示“疫情促使我们在教学方面比以前更具创造力”。使用新型线上学习工具增进了学生的技术技能,并且在线会议使得该课程可以有机会邀请国际演讲者。


      但对于部分国际学生而言,目前的形势造成了重重困难。克鲁克表示,阿尔斯特大学博物馆学往年通常有一两个国际学生,但今年却一个都没有。2020-2021学年,圣安德鲁斯大学博物馆学有9个国际学生,这一数字和往年相差无几,但今年没有亚洲学生,往年一般能招收多达5个亚洲学生。博斯称:“受疫情影响,博物馆学今年所招收的亚洲学生全都延期了。”目前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学约有20%的国际学生。


      实践经验


      对于那些可以学习的学生来说,疫情导致的封锁会影响他们获取实践经验的能力,这也是许多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圣安德鲁斯大学,学生通常要在学年中选取一个博物馆或历史遗迹作为个人研究项目。今年所有的学生都有既定的项目,但有些学生只能完成其中一部分或是全部在线上完成。在阿尔斯特大学,许多学生会在他们学习期间选择当志愿者,而今这项工作同样需要重新考虑。当前担任博物馆现场志愿者的机会变少了,但一些机构正在探索线上志愿者的可能性。


      博物馆和历史遗迹不可能接待团队参观了,并且社交机会也减少了。博斯表示,小组或是面对面的教学方式似乎仍是学习者热情分享“他们共同爱好,即艺术、博物馆和遗产”的最佳方式。近期的经历向她证明了面对面教学至关重要:“我们如何在没有动手操作的情况下举办一次有关藏品处理的研讨会呢?”


      目前形势带来的挑战意味着教职员工要倍加仔细,定期与学生联系,如果需要的话,将他们推荐给学校的支持服务部门。尽管到目前为止今年的同学们不能在现实生活中会面,但克鲁克希望他们以后有机会见面。“我们已经在糟糕的局势下做到了最好,”她表示,“学习氛围还在,学术内容还在,我认为有价值的经验还在。我相信这几周取得的进展会使我们更想相见。”


      这些必须进行的调整长此以往可能会改变课程教学方式。阿万提蒂斯表示,他的文学硕士学位课程在未来可能会融入更多的线上教学元素,同时又保留面对面互动的好处。他还说道,“我们需要拭目以待,看看今年的发展情况如何,我认为现在这是一个极其动态化的过程,学生和教师需要齐心协力,共同找出最有效的方法。”

     

    (罗雪 译自英国博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