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计划建设一座虚拟档案库 免费向公众开放
上传时间:2020-10-22 15:31: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61





  •   “院子里堆满了大块的砖石和冒烟的档案;白色的纸页像海鸥一样在空中飘零......”20世纪初爱尔兰独立战争的英雄、共和党士兵欧尼·奥马利(Ernie O'Malley)传神地描写了这样的场景。


      不幸的是,这些"海鸥"正是爱尔兰公共档案局(Public Record Office of Ireland)的珍贵文件。爱尔兰公共档案局是一座宏伟气派的6层维多利亚式建筑,1922年在都柏林战役中被毁,那场战役是赞成和反对英国政府《英爱条约》两方势力之间的对抗。


      那场引发爱尔兰内战的战役,给这个新国家带来许多深远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就是导致了这个新国家相当大一部分史料惨遭遗失。


      爱尔兰公共档案局里存放着整整7个世纪的文献史料——几十万份可追溯到13世纪的政府档案,几乎涉及到英国爱尔兰统治区生活的方方面面。


      人口普查和大法官记录、王室授予土地的细节、数以千计的遗嘱和地契、爱尔兰各位首席大臣的档案以及几个世纪的教区登记册都被焚毁,极大地阻碍了爱尔兰历史研究进程。这对档案学家和历史学家来说是一场灾难,他们不得不在接下来的100年里,围绕着官方档案中的这一巨大漏洞开展工作。如今这种情况得以转变。


      历史学家、档案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正在对被毁的建筑进行数字化重建,并将幸存下来的文件和丢失档案的副本重新载入“书架”,并且可以检索,从而令爱尔兰公共档案局重获新生。


      这个规模庞大的项目名为 "2022年之后:爱尔兰的虚拟档案库",有望于2022年6月30日,也就是火灾百年纪念日之前,向公众开放网站门户。这是都柏林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历史学家彼得·克鲁克斯(Peter Crooks)付出心血的结晶,他在2011年研究时发现了与大法官记录有关的副本和信件。


      他想,如果其他档案馆和图书馆有这批记录的副本和复制品,那么其他历史时期会不会也有类似的记录?有了政府的拨款和其他“种子资金”,克鲁克斯开始着手寻找答案。


      爱尔兰政府的“百年纪念之十年”(Decade of Centenaries)项目进一步激发了他对这项研究的兴趣。这个项目以崭新的视角审视了1922年爱尔兰自由邦成立前的十年。共有5个机构参与了该项目的第二阶段:爱尔兰国家档案馆、英国国家档案馆,北爱尔兰公共档案局(Public Record Office of Northern Ireland,简称PRONI)、爱尔兰手稿委员会(Irish Manuscripts Commission)以及都柏林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的图书馆。


      爱尔兰艺术、遗产和爱尔兰语事务部(Department of Culture, Heritage and the Gaeltacht)为该项目出资250万欧元。在爱尔兰、英国和美国的档案馆中,已经确定了至少200卷需要数字化的副本。一个由10人组成的团队,其中包括来自北爱尔兰公共档案局和英国丘园国家档案馆的研究人员,将会深入到全国各地的档案馆中展开研究。


      “2022年之后”项目(Beyond 2022)的副主任夏兰·华莱士(Ciaran Wallace)说,到目前为止,这些副本的来源识别工作比之前想象的要顺利许多。


      “得益于当时爱尔兰档案局副协管员赫伯特·伍德(Herbert Wood)的工作,我们才能得知丢失了什么,这对我们帮助很大,”华莱士说,“1919年,他编写了《爱尔兰公共档案局存放记录指南》(A Guide to the Records Deposited in the Public Record Office of Ireland),这是一本300页的档案馆藏品系列索引。”


      1922年爱尔兰分治后,成立了北爱尔兰公共档案局。机构的首任副保管员又进一步完善了这项工作。大卫·查特(David Chart)花了20年时间,通过与律师、政商界人士、教会和地产贵族联系而获得他们提供的教区记录、遗嘱以及主要贵族家庭大量的私人文件,如肯马雷斯家族(the Kenmares)和莱因斯特伯爵(the Earl of Leinster)家庭等等私人文件,替换了许多丢失的档案。


      “这条路在当时就已经铺好,”北爱尔兰公共档案局的公共服务负责人史蒂芬·斯卡斯(Stephen Scarth)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它们整合到一起。”这些文件与1928年的报告一起,试图为未来的研究者指明一些丢失档案的副本来源,这些文件是这次独特的档案探索之路的基石。


      在文书副本、传真、印刷出版物、出版的日历以及世界各地收藏的原版中,工作人员找到了用来替换的资料。“因为我们知道都有哪些资料遗失了,所以任务就是找到任何副本或替代品,”斯卡斯说。


      英国与爱尔兰之间关系的历史,也记录了官僚机构热衷于在不同地方存放文件第二份甚至第三份副本的历史。“大部分档案由个人之间的信件组成,所以在其他地方往往还有原件的副本,”华莱士说,“例如,皇室专利通常在伦敦会有一份副本。”


      重要备份


      这也是几百年来几代历史学家和档案管理员热心复制这些文件的结果。他们的努力已经成为了私人证词、家谱学家、以及法院等其他机构的报告的一部分。例如,(在火灾中幸存的)爱尔兰国家档案馆的行政记录显示,有一天,有满满七车阿尔马巡回法庭(Armagh Court of Assizes)的档案记录被运到了大楼后门。


      通过追踪这些线索,研究人员能够发掘出大量的备份材料。其他的资料来源还有一些组织的档案,比如19世纪成立的爱尔兰档案委员会,旨在抄录古代档案记录。其印刷抄本最终流传到美国和其他国家。


      支持爱尔兰研究的爱尔兰皇家学院(The Royal Irish Academy)藏有45卷手稿。英国国家档案馆将成为该项目的主要贡献者之一。爱尔兰首席档案专家尼尔·约翰逊(Neil Johnson)说,该馆拥有大量与1200年以来爱尔兰统治相关的藏品。


      “由于爱尔兰财政部要说明其时间并提交收据以供白厅审计,所以大量业务的订单和回复都跨越了爱尔兰海,”他说,“而进入现代时期,王室发布的信件、法律记录和票据与爱尔兰司库的记录并存。”


      随着英国政府在爱尔兰事务的范围越来越广泛越来越复杂,双方行政和官僚通信也变得越来越多。英国国家档案馆所保存的资料中包括原始信件,信件和记录的文书副本,赠款、请愿书、职务委托书等。


      专利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沟通王室事务的标准方式,其中包含土地和金钱的授予、职务任命、养老金、赦免、授权书、条约、声明和协助调查取证请求书等。


      “‘2022年之后’项目为我们提供了动力,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些藏品,并尝试发掘出那些编目不全或以前不为人知的资料,”约翰逊说,“我们已经获得了许多友善支持,许多其他图书馆和档案馆的同事也表示很感兴趣,但要确认所有资料还需要时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开创性技术


      该项目的另一个开创性成果就是对受损档案的修复,因为并非一切都在大火中被付之一炬。工作人员在大火后收集了大约272箱材料,这些材料收回后被锁了起来,以备之后修复烧焦的部分。


      爱尔兰国家档案馆在爱尔兰手稿委员会的支持下,发起了一个保护项目,对这批“获救”后隐藏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资料进行研究。


      调查确定了这些资料的内容,并对文件的状况和历史意义进行了量化,其中一些文件可以追溯到14世纪和15世纪。


      随后的清洁、加湿和压平处理使这些资料的状况变得稳定,尽管这些资料“遭到了烘烤,但没有被烧毁”,华莱士说。由于一些首次采用的技术,其中许多资料将被修复,并将被加入到虚拟书架中。


      到2022年6月开放之日,所有这些资料都将发布在一个网站上,该网站将根据原始建筑计划和照片,通过虚拟现实重建,再现被毁建筑的风貌。“2022年之后”的计算机工程师称,项目设计以最大程度上惊艳观众为目的。参观者将在壮观的六层档案馆中进行虚拟漫步,走在有30英尺高的窗户、宽阔的玻璃天花板和繁复精巧的铁艺装饰的拱廊中。


      在浏览虚拟书架时,观众将能够通过链接跳转到世界各地的档案馆和图书馆所拥有的替代品或幸存下来的记录。用户可以通过一个通用线上平台,随时查阅和检索5000万字的材料,无论是基本说明还是完全修复的档案均变得触手可及。


      “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所有这一切都将对终端用户免费——从学校学生到专业研究人员,各个层次的人都可以访问,”华莱士说。“我们期待着公众的巨大反响,类似于1901年人口普查记录线上发布时的情况,当时公众热情高涨。如果能得到类似的反馈,我们会感到十分欣慰。”


      那么,新冠危机对项目产生了什么影响呢?“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的项目主要存在于数字环境中,”华莱士说。“2016到2019年间是调查阶段,我们在这段时间内已经积累了大量资料和许多档案侦查工作的线索,所以这些工作都可以远程进行。我们的计算机科学团队一直在开发一个复杂的数据库,因此这项关键任务的许多会议、试验和调整也可以在线上进行。”


      华莱士说,该项目最近招聘了两名中世纪档案专家,他们分别在伦敦和都柏林工作。由于这些档案已经被数字化,他们能够立即开始转录和翻译馆藏。两名负责档案研究的博士后研究员最近也开始工作,同时参加Zoom会议和进行调查工作。


      “迄今为止,封锁期间的工作进展相当快”,华莱士说,“在‘新常态’下,线上研究可能成为了更重要的选择,所以我们认为‘2022年之后’项目对这一趋势做出了贡献,这已经是大多数研究人员生活中既定的一部分。”


      本文作者帕特里克·凯利(Patrick Kelly),自由撰稿人。

    (杜静雅 译自 英国博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