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国家肖像馆斥资3550万英镑翻修
上传时间:2020-03-27 14:10: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80



  • 国家肖像艺术馆新北入口渲染图,设计者为建筑师杰米•弗伯特。



      英国国家肖像馆(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将于今年6月29日至2023年春季展开为期3年的闭馆翻新工程,都铎皇室成员的肖像画将是第一批撤展的画像。都铎皇室及权贵对肖像画的热衷,为英国后来的肖像画发展奠定了基础。


      肖像馆馆长尼古拉斯•库里南(Nicholas Cullinan)表示,小汉斯•荷尔拜因(Hans Holbein the Younger)绘制的《亨利八世》等身肖像画在前不久刚刚运送到了隔壁的国家美术馆,它将在荷尔拜因另一幅画作《大使们》旁边悬挂“至少两年”。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的《无敌舰队肖像》现已展于格林威治的皇后宫,同时,邻近的国家海事博物馆也将从4月3日起展出英国5个王朝的王室肖像画,这两处的展览时间截止至8月31日,随后展品将在东京进行巡展。另一场巡展则定于6月在澳大利亚堪培拉的国家肖像馆举行。


      英国国家肖像馆每年还将运送至少300幅肖像作品至英国各个地区,其中,约克艺术馆,苏格兰国家肖像艺术馆以及考文垂2021年文化城市项目等已确认借展。除此之外,约30个国家级艺术馆向肖像馆表达了进一步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意向,而此类合作无需租借费。


      库里南与项目建筑师杰米•弗伯特(Jamie Fobert)一同接受了《艺术新闻报》的联合采访,在采访中,库里南表示,艺术馆此番斥资3550万英镑进行翻新,期间全面闭馆,实属无奈之举。这次巡展可谓是前所未有,参展藏品就好似一本“英国王室影集”,馆方也希望能借此缓和当前困境。 


      库里南还说:“其实我们都不想闭馆,毕竟我们的经营初衷是面向公众开放。但巡展意味着我们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地共享藏品。此外,我们还能向外出借一些藏品,而这些藏品在通常情况下是无法出借的,比如荷尔拜因的画作。对此,我内心也充满了兴奋之情。”

     

      弗伯特解释道,有些大型国家博物馆在大规模动工期间仍然会保持开放,肖像馆则相反,由于面积相对较小,艺术馆又需要严格控制环境条件,因此将其封锁,并与建筑施工现场隔离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库里南称,起初他们想要一层一层翻新,但很快就被否了,这样成本太高,还有可能会损害公众健康,最重要的是有损画像安全。他强调:“一切以藏品为重,这是我们开启这个项目的出发点。”



    馆藏肖像画:《阿瑟•韦尔斯利(Arthur Wellesley),第一代惠灵顿公爵》,托马斯•劳伦斯(Thomas Lawrence)于1829年绘制。



    修修补补的传承


      英国国家肖像馆成立于1856年,当时英国议会通过了菲利普•斯坦(Philip Stanhope)有关兴建一座英国美术馆的提议。菲利普的灵感来源于凡尔赛宫内一间展出“法国历史上当代杰出名人肖像”的小房间,他认为,在宏伟的宫殿展厅之中,这是“成片涂涂画画”中的“点睛之笔”。而肖像馆现今的规模正是在原有基础上修补翻新而来的。


      整整40年后,也就是1896年,肖像馆正式对外开放。馆舍环绕着国家美术馆的后侧和东侧而建,整体建筑风格为意大利式,设计师是伊万•克里斯蒂安(Ewan Christian)。库里南说:“肖像馆在20世纪30年代和90年代都进行了扩张,如今馆内空间所剩无几,已经没办法再次扩张了。因此,我们必须更好地利用现有空间。”


      弗伯特认为,这种修修补补的做法最具可持续性,同时,他们还能在过程中重新发现克里斯蒂安所设计的原始建筑之美。因此,他这次重新设计的理念在于,使原本“富丽堂皇”的肖像馆外观焕然一新,其中包括打开护窗,在北立面建一个通风的新入口。采光井内还会新建一座花园,再将下层的教育中心面积扩大一倍,与花园相接。


      北入口以方便观展为首要原则,设立无障碍通道和滑动玻璃门,通向免费展区,其中的展品大多为当代的委托作品和适合高照明水平的雕塑。 目前,肖像馆底层设立的展览基本需要购票参观,库利南称其为“付费专区”,即免费入场的观众无法入内。此次翻新将拆除夹层上的一家商店,统一展览馆的主要布局,并将一个较小的临时空间迁移到二楼。

     

      弗伯特说,馆内的肖像作品横跨了600年历史,翻新后,观众能够在参观路线上有更多选择。都铎王朝时期的藏品将陈列在第3层,维多利亚时代的则在第3层,此次翻新还将在东翼开拓第3条参观路线,把肖像办公区迁回馆内,这也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头一回。改建后,常设展区的总体空间预计将从2248平方米增加到2487平方米。




     


      肖像画:《激进主义者——马拉拉•优素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施林•奈沙(Shirin Neshat)于2018年绘制,今年将租借给伯明翰的阿斯顿厅(Aston Hall)。


    无缝衔接的叙述


      新翼将专门用于展出战后及当代作品,这也是库里南的专长所在,他说,之前这些经常和现代作品混合展出。同时,3楼将展出金雀花王朝和中世纪时期的作品(艺术馆的参观者普遍都会问玫瑰战争时期的作品在哪里)。


      库里南的设想是实现“从金雀花王朝到现今的无缝叙述”,其中还会穿插几个中等大小的展区,来丰富英国历史上的肖像艺术。这些展区会专门用于展示讽刺性肖像作品(作者是詹姆斯•吉尔雷(James Gillray)和史蒂夫•贝尔(Steve Bell)等人),去年伊丽莎白女王珍宝展上的微缩肖像模型以及早期摄影图片。库里南说,肖像馆有大约25万张图像,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摄影收藏之一,却一直没有机会展示出来。通过多年的保护与研究,艺术馆还将推出一个全新的展览,分解揭秘都铎王朝的木版油画技术。


      库里南说,研究人员计划将大约1000个展品“重新上架”,并重新撰写相对应的“每个标签”,以传达更深刻的历史感,而非单纯的个人传记。库里南在2001年的时候来到肖像,做了2年的观众服务助理,他怀疑维多利亚时期那几个展区里的文字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就没变过。


      根据观众研究显示,2层展区的人流量相对较少。弗伯特说:“这里整体较暗,跟作品也不相称。” 库利南还补充道,这里挂着一排排白人男性半身像,基本都是政治家,无形中又施加了一层窒息感。他希望到2023年,这里会做出改善,添加更多女性面孔,从不同视角讲述大英帝国。 他说:“我们不会否认或隐藏什么,我们会提供更多背景信息。”


      库利南说,虽然通过“快速回应收藏”计划,他们能够陈述并回应脱欧以及2017年格伦费尔火灾事件,但现在还无法确定脱欧相关作品会不会“上架”。


      在这次肖像馆改造中,有多少人将面临裁员仍是未知数。一位发言人说,该馆现有174名长期员工,馆方目前正在努力与员工和工会进行协商,竭尽所能降低闭馆带来的影响,比如,将员工暂时调任至其它文化机构。库里南表示,希望“肖像馆再次开放时,受闭馆影响的同事能回来与我们继续并肩作战”。


      最后,他这样说道:“尽管带来了一些困难,但改造本身无疑是振奋人心的。改变虽难,只要我们坚信一切都是值得的,英国国家肖像馆终将浴火重生,更上一层楼。”

     

    (朱婷楠 译自《艺术新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