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十字路口的博物馆志愿工作
上传时间:2019-12-31 15:10: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121

  •  

      2019年6月,英国众多博物馆志愿者团体和文化遗产组织志愿者团体获得女王志愿服务奖,该奖项表彰志愿者团体为社会提供的“杰出服务”。

           
      获奖团体来自英国各地,从苏格兰的阿勒浦博物馆信托基金会(Ullapool Museum Trust),到威尔士波特马多克海事博物馆(Porthmadog Maritime Museum),再到多塞特志愿者组织建立的贝明斯特博物馆(Beaminster Museum)均有获奖。这些奖项再次突出表明博物馆和遗产部门的发展与志愿者的重要贡献密不可分。

           
      遗产志愿服务组织(HVG)于5月发布了最新调查报告,60所英国各地的博物馆和遗产组织予以热切回应。该项报告对志愿者的影响进行了价值估算。调查显示,一个组织平均有96名志愿者,在2018-2019年度,志愿者共提供了7540小时志愿服务;以国家最低薪资计算,这些志愿服务原本需要花费高达61903英镑。


      (一)广泛的工作内容

           
      2018年至2019年期间,就四分之一的受访博物馆和遗产部门而言,志愿者的志愿服务时间高达30001个小时甚至更多,仅以全国最低薪资计算,贡献的工资成本高达250304英镑。

           
      据调查,志愿者工作内容形形色色。前台类工作占比最高(32%),学习参与类工作占比15%,13%的志愿者从事档案相关工作,9%的志愿者从事藏品保管工作,5%参与展览研究相关工作。此外,志愿者工作还涉及到从金融业、信息技术到园艺、工程业以及维修服务等行业。

           
      但志愿服务的性质正在逐渐发生变化,该项调查及近期其他调查显示,志愿服务仍存在不少挑战,亟待解决,以确保志愿者队伍紧跟未来发展。

           
      英国博物馆协会的《2019年英国博物馆报告》显示,博物馆对未来志愿者队伍的招募工作分外担忧,因为从本质上讲,志愿者往往是老年人和退休人员。这份报告发表在2019年6月的《博物馆杂志》(Museums Journal)上。

          
      “我们志愿者的平均年龄较大,并且加入我们的年轻人更少了,所以我们面临着志愿者数量减少的问题。”一名受访者写道。这个担忧在调查中反复出现。

           
      遗产志愿服务组织发布的数据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该组织发现,到目前为止大部分遗产组织志愿者(51%)是退休人员。学生占15%,仅次于退休人员,12%的遗产组织志愿者从事兼职工作,9%是全职人员,剩下的8%是未就业人员。


      (二)持续招募人才

           
      布赖恩•厄尔是贝明斯特博物馆的研究员,10年前从信息技术行业退休后便从事志愿者工作,他认为持续招募人才逐渐成为关键问题。

           
      “现在退休年龄延长了,社会风气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招募志愿者日渐困难,”他说道,“这是一种心态——我这一代的人学到的是,你要为社区做些贡献,但我孩子这一代,愿意去博物馆做志愿者的人寥寥无几。”通过口头宣传的方式,招募工作能够持续进行,对此我们万分感激。但我担心这代之后的下一代人,我们就没法说服他们参加志愿服务了。”


      (三)志愿者多元化

           
      志愿者队伍缺乏多元性以及代表性是另一大关切。“研究表明大部分参加志愿服务工作的人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年白人,”遗产志愿服务组织主席马修•希克(Matthew Hick)说道,“传统的常规志愿活动就会导致出现特定类型的志愿者。”马修•希克同时还是英国科学博物馆集团的志愿活动负责人。

           
      他说,要想接触到更年轻化更多元化的志愿者群体,这种模式就需要改变。办法之一是找出激励或阻碍不同群体做志愿者的因素。

          
      “在英国科学博物馆集团,我们已经着手开展期限更短、时间更为灵活的志愿活动了,”希克讲道。“这样志愿者就不必做出长期承诺。我们正在研究新项目,为志愿者打造他们想要的特定体验。这是对‘一刀切’模式的转变。”

           
      利用外部研究,科学博物馆集团也在开发一个针对性更强的志愿者项目,该项目通过探究人们参加志愿活动的特定动机,解决他们面临的困难,使志愿者项目更具多样性。方法是确定博物馆期望招募的志愿者类型,然后拟定志愿者工作内容、志愿经历和宣传材料,满足志愿者的需求。

            
      “例如,近期研究报告表明,南亚人更青睐做志愿者,因为志愿者工作关乎其职业发展及技能发展,故而我们将凸显志愿者工作中技能培养方面的优势。

           
      希克还说,同其他社会组织相互合作是重中之重,因为这些社会组织可以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深刻分析不同人群的需求。“我们不需要再去重新塑造这样的队伍。其他社会组织就能帮助我们在广泛的服务领域共同创造志愿工作。”


      (四)培养领导力

           
      对于享有英国科学博物馆集团资源的大型组织而言,尝试新的志愿服务模式或许更为容易,但如何在整个行业(尤其是规模较小的博物馆)更广泛地实施这种模式呢?希克说,培养志愿者管理人员和协调员的领导力至关重要。

           
      希克表示:“一些较为年轻的人领导着庞大的志愿者队伍,通常有六、七十人,所以他们必须要发挥领导才能。”

           
      “遗产志愿服务组织热衷于支持志愿者队伍领导者的发展。他们有时会觉得自己在组织中的资历太浅,无法做出改变。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们倡导遗产组织在志愿者管理人员和志愿项目上投入更多的资源。这笔支出相对较少,投资回报非常可观。”


      (五)志愿服务的发展潜力

           
      希克认为,志愿服务并未完全发挥其在更大范围活动中的潜力,包括一些新的领域,如数字微志愿服务,一大群人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为研究项目出一份力。

           
      许多组织也错过了参加企业社会责任志愿服务的机会,这种志愿服务可以让博物馆从各行业中获取获得高价值专业服务。

            
      “这是一个好时机,遗产部门可以用更开拓性的思维去思考志愿服务。不仅要在行动上支持志愿组织,而且要在更开阔的战略目标层次上支持志愿组织。”希克说道。

           
      博物馆协会正在探索如何扶持和培养遗产部门的志愿服务工作。“我们坚信志愿者是我们劳动力战略中的关键团体。”博物馆协会职业发展负责人塔姆辛•罗素(Tamsin Russell)表示。同时罗素也是遗产志愿服务组织指导小组的成员。

            
      “我们意识到,为了让志愿者得到良好的待遇,充分挖掘他们的潜力,我们需要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志愿者协调员。”博物馆协会包括成员代表和导师在内本身约有210名志愿者。

           
      尽管该部门的人热衷于强调志愿服务的积极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无偿工作有时会变成剥削。

           
      一方面,志愿者获得的可能是乏味无趣、毫无成就感的体验;另一方面,要求志愿者做的工作往往太多了。过去10年的大幅裁员导致在许多机构志愿者取代了带薪员工。人们还担心,过度依赖志愿者可能引起专业技能丧失,博物馆从业人员薪资继续走低等问题,此前,博物馆从业人员的薪资一直相对偏低。

           
      今年年初,艺术基金会(the Art Fund)宣布解散其志愿者资金筹措网,因而登上了新闻头条,艺术基金会表示希望自己的投资能够得到“最高回报”;展望未来,该组织计划加大对博物馆研究人员职业发展的投入。


      (六)深远影响

           
      各界都在敦促那些得益于志愿者的组织提供灵活、有意义的志愿活动,而不是一味地严格要求志愿者的时间。这一想法若是实施得当,志愿活动将能提升志愿者的幸福感,并且为他们提供了许多在外无法找到的社交渠道或就业途径。

           
      要为志愿者提供令他们心驰神往的体验,其秘诀就是要确保志愿服务“与他们的工作生活不太一样,”贝明斯特博物馆的厄尔表示,“我们削减了官僚作风——没有中层管理人员。这些活动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轻松友好。”

           
      他说道:“志愿服务的部分乐趣来自它带来的集体责任感。一切都是大家共同创造、共同拥有的。所有的志愿者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机会。”

           
      附:
           
      志愿者年龄分布:
           
      16岁以下:3%
           
      16-17岁:2%
           
      18-24岁:18%
           
      25-34岁:11%
           
      35-44岁:6%
           
      45-54岁:9%
           
      55-64岁:20%
           
      65-74岁:28%
           
      75-84岁:9%
           
      85-94岁:1%

    作者:Geraldine Kendall Adams

    2019年7月1日第119/07期

    (罗雪 译自英国博物馆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