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前安保主管撰写回忆录 讲述传奇的工作经历
上传时间:2019-09-20 09:26: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54



  • 巴雷利先生在大厅里巡逻时用脚丈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位于第五大道的这栋200万平方英尺的建筑。



      曾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安保部门工作将近40年的约翰•巴雷利(John Barelli)最近出书回忆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传奇经历,包括名人来访、裸体观众、倒下的雕像、以及干枯的骷髅等。

     

      他在与扎卡里•西斯盖(Zachary Schisgal)共同撰写的回忆录《抢镜头》中回忆了更多的这些奇遇,这本回忆录于今年8月22日出版。



    《抢镜头》,约翰•巴雷利著



      1996年,黛安娜王妃参加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晚会,身穿黑领带的巴雷利就站在她的身旁。他回忆道:“当时我一点都不紧张,但是确实感到压力很大,你肯定不想出任何差错。”王妃当时对他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留心她迪奥裙子的黑色蕾丝肩带,如果滑落要帮她调整。不过巴雷利却认为如果他真的触碰王妃的裙子,可能自己的妻子会不高兴。幸运的是,当天并没有发生走光事件,整个晚上都完美无缺,但巴雷利也回忆道当天因为安全考虑没有让王妃跳舞,这无疑是让追求快乐的黛安娜有些扫兴。


      大都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博物馆非常感谢巴雷利数十年来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及藏品的安全所做出的贡献,并且预祝他的书籍畅销。”



    巴雷利先生曾担任黛安娜王妃参加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晚会的安保负责人。



      巴雷利先生今年已经70岁了,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确是在做一些不那么刺激的工作,比如处理潜在捐献者的文物。2007年,非洲、大洋洲和美洲部的一位典藏研究员收到了两具萎缩的头骨,装文物的盒子里没有写寄件人的地址,只有一个便签描述捐献的头骨来自厄瓜多尔,巴雷利先生后来把盒子送到了殡仪馆。


      巴雷利先生任期内博物馆没有发生什么备受关注的安全漏洞事件,但也会有观众偷偷把自己的作品带进来试图展示以吸引研究员的眼睛,还有人试图在博物馆中创造艺术。一天早上,一对夫妇走入兵器馆,在展厅中还有很多儿童的情况下这位妻子当众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而她的丈夫则在为她拍照。巴雷利先生马上报警 “我当时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们博物馆是有法律和秩序的。”


      巴雷利先生1978年起开始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工作,刚开始任安保部门的助理经理。晚上,他在大厅里巡逻时用脚丈量博物馆在第五大道这栋200万平方英尺的建筑。1986年,巴雷利先生被晋升为安保部门的主管,2001年成为首席安全官,负责保护一些无价藏品,包括梵高的《戴草帽的自画像》及丹铎神庙。巴雷利先生来自纽约布朗克斯区,在里士满大学担任防守截锋后还在弗吉尼亚州担任警察。在来到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前还曾为纽约市植物园做安保工作。


      巴雷利先生刚加入大都会时有大约400名安保人员,而这一数据在他2016年退休时达到了600人。1978年博物馆的莫奈展览也为巴雷利先生带来了爱情。当时,他的上司想要向一位重要人士赠送该展览的图录,但是当时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销售负责人安娜•萨利文坚持巴雷利先生的上司必须付钱购买。巴雷利先生回忆道:“当时我的老板让我去解决这件事,但是我并没有成功,然后我和安娜就开始约会了。”两人于1983年结婚并育有两个儿子。




    约翰•巴雷利



      也是在那一年,他在博物馆的卸货台接收从梵蒂冈博物馆借来的展品《罗马皇帝奥古斯都》大理石雕塑。这件藏品年代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大概有7英尺高(约213厘米)。那辆平板卡车托着巨大的板条箱吊着雕像,突然失控,冲下大楼下面的斜坡。板条箱的顶部擦伤了一根混凝土支撑梁并裂开了。巴雷利先生仍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们当时都以为会被炒鱿鱼。”所幸卡车毫发无损,分散在几个集装箱里的奥古斯都雕像也安然无恙。


      据巴雷利先生回忆类似的难忘事情简直太多了,他也是直到退休后才有时间把他们记录下来。他的合著者和图书代理人西斯盖先生将这些回忆录整理成稿并找到了一家出版商。


      巴雷利先生摒除了许多书上和电视上对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错误描述。比如1967年出版的《巴兹尔弗兰维勒太太的混乱档案(From the Mixed-Up Files of Mrs. Basil E. Frankweiler)》中两个孩子在博物馆中呆了很长时间,这是不大可能的。他谈道:“按照现在的运动探测器、保安等措施是不可能看不见这些孩子乱跑的。”一些电影比如2018年的《瞒天过海:美人计》,想象了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上抢劫珠宝,也是不符合现实的。但是据他说1999年的惊悚剧《天罗地网》中主角试图用直升机和其他显眼的动作来偷窃一部名作。巴雷利先生谈道:“这完全是幻想,但是人们却对这些感兴趣。”

    (李雨阳 译自《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