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推出地铁霹雳舞表演项目
上传时间:2018-12-17 14:42:59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浏览:277





  •   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的一系列表演中,来自“纽约作秀时间!”(It’s Showtime NYC!)的舞者围绕中世纪的盔甲创造故事。图为伊瑟瑞尔•“泰尔丝”•朱尔斯扮演一位从坟墓中爬出来保护自己的精美饰物的君主。


      一阵盔甲的叮当声和嘻哈音乐的节拍声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走廊里回荡,不知从何而来,原本注视着精美盾牌和锻铁大刀的观众纷纷朝着声音方向摇摆起来。


      就在那些披着马铠的马俑旁边,一位舞者单手倒立,另一只手上戴着闪闪发光的银色长手套。他把手套放在地板上,让它像骑士的无形之手那样直立着。他在这双中世纪风格的金属手套上方旋转、踢踏、蹦跳。然后,他和金属手套碰了下拳。


      对于纽约人来说,地铁街头舞团自20世纪80年代出现在飞驰的列车上开始,就一直是一种奇观,或者说是灾难。但这次在博物馆中的表演并不表示他们像游击队一样占领了博物馆的中世纪展厅。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舞者们在博物馆里蹦蹦跳跳,排演不停。有些人戴着链锁,有些戴着头盔和腹甲。他们与博物馆武器和盔甲类藏品的策展研究员合作,试图为这些古老的战斗装备注入活力。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今年秋冬安排了一系列特别表演,图为身穿中世纪战袍的“纽约作秀时间!”的舞者们正在斗舞。



      不同于博物馆中的大多数藏品,例如浮雕和雕像、油画和水彩画,盔甲“生而为动”,它们的制作原本并不是为了静静陈列在展示柜中。凯斯特•埃斯特凡(Kester Estephane)是其中的一位表演者,他身着腹甲、戴着金属护手,他认为这些盔甲为他增添了力量。跳舞时被称为死亡骑士的埃斯特凡(Estephane)说:“借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次机会,穿上这些好看的盔甲与舞友战斗,并且竟然能在它们之间穿梭,去了解他们的感受、去体验他们是如何操作的,简直就像做梦!” 


      他还补充道:“虽然我并不是真的骑士,我没有佩剑、也没有为国王效力,但只要装上盔甲就足以让我体验到我年轻时所幻想的感觉和经历。”


      此次合作是皮埃尔•特贾尼安(Pierre Terjanian)的创意,他是武器和盔甲类藏品的策展研究员,他研究的内容是如何以动态的方式将这些藏品按照工匠们的意图展示出来。


      他发现这是有先例的。1924年,大都会制作了一部关于一副盔甲的无声电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的骑士会在幽灵般的月光会复活吗?”(剧透警告:他确实复活了,从陈列柜里走出来,骑着马绕着中央公园兜圈。)

     

      他将这个想法告知了负责博物馆表演的部门大都会现场艺术(MetLiveArts)的首席经理利•托马(Limor Tomer),利•托马突发奇想认为邀请“纽约作秀时间”的舞者就是最好的方式,他们在公开场合的斗舞就像比武一样华丽。



    戴着金属护手的克里斯托弗•“毒液”•布拉斯威特和安东尼•“莱登”•约翰为神话中的盔甲而战。



      在他们不断摸索的表演中,无论是作为舞伴还是舞者自己都表示他们惊讶地发现,城市规则与盔甲浸染的文化之间是多么互补。“骑士精神与文化历史之间,文物历史与由嘻哈和街舞构成的现代世界之间,存在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托马说。


      盔甲可以看作是说唱比试的延伸。艺术家和舞者进行争奇斗艳的说唱比试是嘻哈文化的一种主要形式,本质上是为了耀武扬威。


      其中一名舞蹈演员克里斯托弗•布拉斯威特(Christopher Brathwaite)说:“当我了解了武士披甲战斗的方式时,就感觉与我们斗舞非常相似。”

     

      正当策展研究员介绍骑士们穿盔甲的仪式时,布拉斯韦特说他仿佛看到了霹雳舞舞者为准备斗舞而进行的 “labbing”练习赛。“我们不知道对手正在准备或打算表演什么,抑或是已经做好了什么准备,”他说,“但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就像他们竭尽全力一样。”



    纳兹•“保佑”•莫拉莱斯独演一个小片段,表现出了中世纪战争与当代街舞比试的相似之处。



      街舞比试在叙事上,往往通过动作来讲述故事、表达情感,这与展览的策划者特贾尼安所认为的盔甲的叙事能力一致,每一件手工打造的盔甲都是为了纪念战斗或传奇人物。“对于身强力壮的男性来说,盔甲实际上是一种正装,它有助于塑造男性的身份,” 特贾尼安说。


      这些舞蹈大战既是博物馆最古老藏品的最生动展示,或许也是地铁艺术家迄今为止最精彩的表演。


      这也标志着街舞现象的演变,并逐渐被大众所接受。街舞源自对城市规则的蔑视:事实上,在地铁上跳舞赚钱是非法的。


      2015年,位于布朗克斯区南部的一家非营利组织“在街上跳舞”(Dancing In the Streets)发起了“纽约作秀时间!”(It’s Showtime NYC!)的活动,旨在推广这种艺术形式,并为舞者在其他场所合法表演开辟道路。埃斯特凡, 表演“死亡骑士”的那位, 是舞蹈团的艺术副总监。)


      为了准备这场表演,大约30位该组织的成员组成了强大的舞蹈团队,并参加了策展研究员在博物馆举办的关于骑士精神和古代战斗礼仪的讲座,还学习了大都会博物馆于1896年获得的盔甲套装藏品的来源和历史意义。


      “我第一次听说这个项目时,他们告诉我‘你要穿着盔甲跳舞和表演’,我就很疑惑地问,‘盔甲?’,” 布拉斯韦特说。布拉斯韦特跳的是一种棱角分明,被称为“断骨舞”的舞蹈。“当我戴上金属护手,开始‘断骨’、拉伸我的胳膊时,我想,‘这感觉太棒了。’”


      视频由詹姆斯•托马斯,卡伦•汉利,斯科特•布卢门撒尔和梅根•鲁特提供。


      本文作者萨拉•马斯林•尼尔(Sarah Maslin Nir)。

    (张玉庭 译自《纽约时报》)